黑澤明《夢》

  說真的,我以前只知道黑澤明是影壇大師,最為人知的作品是《羅生門》,沒看過他的電影或讀過相關的影評。所以以下所說的,不過是個單純電影喜好者的觀後感罷了。

  會看到《夢》算來是個意外。 無意間電視頻道轉到 TVIME,在電影片頭看到「黑澤明」三個字,就這麼看了起來。兩個小時的片長,果然沒讓我失望。(只是妹抱怨著:「《相聚一刻》也作完了,來不及看了啦……。」)

  《夢》全片由八個十五分鐘的片斷所組成,都以「曾做過這樣的夢」做前引。這種割裂敘述的技法似乎是黑澤明所喜用的,看《羅生明》原著「竹籔中」覺得,好像電影也是用這般方法去拍攝的。最初看完兩個夢時想道:「會不會就只是夢的雜亂片段?」看畢後卻知整體八個夢是一貫的,有其中心主旨在,深深被黑澤明所動容。不過,倒覺得最後三個夢做得太「明顯」了,彷彿怕別人看不懂而把要說的一股腦全攤在觀眾眼前,反而覺得是個大敗筆。不過對黑澤明而言,或許覺得這「敗筆」是不得不然吧。「藝術」和「教化人心」總是兩難。

  黑澤明似乎喜用長鏡頭來拍攝主體,讓畫面有股空寂的感覺。一方面是為了納入廣大的視界變化,一方面似也在隱喻「人是渺小無依的」。所用的畫面對比強烈,不論是明暗、色度、遠近、深淺都是如此。暖色調與冷色調並列,黑色與白色具陳,看來格外震撼。背景音樂感覺詭異,東洋風很重;群體出現的演員(如第一夢「狐嫁女」的嫁女行列,第二夢「桃樹節」的現身人偶,第四夢「隧道」的第三小隊,第七夢「鬼與人」的二、三角鬼聚會等等)大半白粉繪面,配合起來像是日本「能劇」似的感覺。

  八個夢全沒子題副標,為了敘述方便,我就以片中的主題暫當各個夢的「名字」吧。把各個夢的大要說一下,免得沒看過的人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前三個夢跟全體主旨距離較遠,主要像是在緬懷逝去的童年。第一夢「狐嫁女」,媽媽告訴小男孩:晴天下雨狐狸嫁女,千萬不可以去看噢。小男孩畢竟掩不住好奇心看了,回家後媽媽說「狐狸送來短刀,你必需送回去求他饒恕,否則不准回家。」那,狐狸家在何處?媽媽答道:「這種天氣一定會有彩虹,在彩虹之下找去就是了。」夢遂在七、八歲小男孩在眾花開放山谷中走向彩虹盡頭作結束。最初我當然看不懂這在說什麼,但和後面的夢連起來,我想:這個夢告訴我們的會不會是,人類窺探了太多大自然的奧祕,若不自制求恕,終要自取滅亡(短刀是日本人用來切腹自殺的)?

  第二夢「桃樹節」,姊姊們過三月三日女兒節(人偶節,女孩家中總要擺出日本宮廷人偶以示慶祝),小男孩端來點心,質疑「怎麼少了一個女孩」,被那個眾姊姊看不見的小女孩引去山中,竟見到了真人大小的人偶列在砍盡桃樹的坡梯間。人偶怒道:人偶節就是桃樹節,因為人偶是桃木做的。如今桃樹被砍,人偶也不會再去男孩家了。男孩在砍樹時哭泣,不過是因為此後吃不到桃子罷了。男孩哭道:「桃子市場可買,滿樹桃花可買不到啊!」人偶面面相覷,遂重現桃花飛舞的美景答謝男孩的真心相惜。男孩在遍地桃林裡又見到女孩身影;跑著尋去,一瞬間桃林又回覆砍後的光禿,卻有一小個桃樹枝椏冒出豔麗的桃花來。這個夢就淺顯得多了。黑澤明在告訴世人,為了人類私心破壞大自然,大自然的美景也隨之而去。感覺上就像美國環保人士警告「寂靜的春天」一樣。

  第三夢「雪女」,我就無法解讀它的意思了。五個人在灰暗雪地裡行走,深雪及膝,終於一個個不支倒地,隊長卻在昏迷中看到雪女……?印象深刻的是,雪女跟隊長說:「雪是溫暖的。冰是熱的。」這除了在暗示雪地裡隊長受疲累「誘引」,也想在雪中就此長眠外,還有什麼特殊意味嗎?到最後隊長把隊員叫醒,終於到達營地,這只在講「有志者事竟成」嗎?「做」完這個「夢」,我不禁嗒然若失,因為——看不懂!

  第四夢「隧道」,是個反戰意味深厚的夢。中將走過一條深邃的隧道,不久竟聞隧道傳來腳步聲,是已逝的士兵「野口」走來!野口哀怨地求中將向他確認「野口」確實已經死了,因他老覺得自己沒有死,可以回家吃媽媽煮的魚丸湯……。看到此處,任誰也會深深感到戰爭的無情和荒謬吧!更叫人驚愕的,黑澤明安排了後續的轉折竟是:野口回到隧道後,整個已逝的「第三小隊」數十個士兵也自隧道走來!那畫面傳達的深刻的控訴幾幾乎要將人震倒!! 固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了, 但中將又何嘗不是戰爭的受害者?只為了各國那幾個掌權獨夫們的恣意遊戲,人命就可以如此被低賤嗎?

  第五夢「梵谷」,年輕男子(彷彿就是第一、二夢小男孩長大後的角色)揹著畫具看著畫廊中梵谷的名畫,不自覺中竟走入「吊橋下洗衣婦」那幅畫中,回到梵谷生存的年代。讓我好奇的是,黑澤明竟可以安排年輕男子走在一幅幅梵谷名畫的景物中——背景是油畫,男子卻真實。 我想,黑澤明大概把背景藍板( key 板)放在地上或在地上舖一大片藍布,然後把梵谷畫投射在藍布上造成這樣的效果吧?但又不像,黑澤明在這裡也用了很多長鏡頭——即使景物是「畫」上的。或者,這是用電腦構圖來達成如此效果的?

  (突然想到,馬健君小姐是不是有寫過這電影的影評?我寫著寫著,總覺得自己的字句好像在那兒已經看過類似的,是在《天堂樂園》或《親吻一朵微笑》裡看過馬小姐影評的殘留印象,而我以為這些是我自己感覺到的?若真是如此,大家多多原諒我的健忘!)

  「梵谷」這個夢裡,黑澤明藉梵谷的口談了許多對大自然景色的觀點。「美景當前,你為何不畫?」梵谷問男子。梵谷以為,大自然就像一場夢,我在其中是無意識的,只是用畫把它保存下來。這是不是暗喻黑澤明對自然的喜愛且對失去大自然感到極度的恐懼?

  第六夢「核爆」、第七夢「野人」、第八夢「水車村」,感覺像是一場戲的三幕似的。「核爆」中富士山被火光籠罩,大地上四處是逃難的人群,男子問人「是轟炸還是富士山要爆發了」,答案竟是「比那更糟!是三座核電廠爆炸了」。有個帶著稚幼孩子的母親說:「是誰說核電廠絕對安全的?即使核電廠本身真的安全,管理的可是人們啊!」黑澤明真是一語道破那些一味要建核電廠的謊言!我覺得,愚昧不明就為那些人背書的李登輝真該看看黑澤明的這場夢!

  「核爆」到最後,僅存的核電科學家也諷刺地選擇了「跳海自盡」一途,母親控訴著「孩子何辜也要承受愚昧大人的罪惡」,男子卻猶揮著外套趕走代表核污染的彩色煙霧,即使他應也知道於事無補。那男子,或許就是黑澤明所自況吧!

  「野人」繪出了核污染後的慘象。男子問頭上長角的野人「是鬼嗎?」,「鬼」說「或許是吧,曾經我也是個溫文儒雅的紳士的」。只因幅射改變了基因,使人長角、蒲英變得比人高大、遍地一片荒蕪,再也沒有食物,人只得弱肉強食。角人們聚在幅射湖邊為角萌長的肉體痛苦而哭叫,叫人不寒而慓。那是個確實可能發生的人間煉獄!

  「水車村」就真的是黑澤明夢想中的桃源了吧。人們與大自然共榮,不用所有科技文明的種種產物,只用最自然最原始如千年前的生活用具。男子與水邊修水車的白髮老者對談,黑澤明借老者的口說出他對所謂「為人們帶來便利與幸福」的「科學」提出了強烈的控訴,也由影片來展現:沒有科學的世界會如何美好。而「死亡」應該是值得歡慶的;如果是壽終,不是可以敲鼓吹奏來祝賀嗎?黑澤明以為然,我也以為然。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elixus.org/cgi-bin/mt-tb.cgi/3439

Posted by soullost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