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拿馬搶第一厭惡的事情大公開》

過去一些日子了,已經正式脫離台灣朋友們關心的:『還適應嘛?』這個粗淺問題的時間範圍了。

但是大家是有所不知啊,的確有些事物一開始是渾然不知,要一段時間的沉澱後才會有深層的發現。

巴拿馬一切都還具備的:

吃的都還不錯。美式食物到處都是,中國餐廳也是不少,兒童城餐廳的伙食也是吃過的都說讚!!有時候早上上完三個小時的課,才十點半就想衝進去廚房吃個一頓了。

交通也還算方便,要去巴拿馬市呢,到高速公路招個小巴士也就可以上車,到Terminal換公車道各個點,也還算不麻煩。

巴拿馬人也都還可以,有時候走在路上,不認識的人打個照面,也會跟你Buenas(就是問聲好),當然也有不怎麼樣的啦!呵呵!(苦笑中)

Shopping也不會缺席。中國商店、過季便宜的名牌、大型Mall也有好幾個,大超市都不缺,物價也便宜許多。所以本姑娘也就有刷上一些小小的戰利品嚕。

但是,就是有一個跟我生活息息相關的事物,讓我怎樣都揮之不去的惡夢就是有兩件事物。

就是他們。蚊子。螞蟻。

《蚊子兄啊兇》
說到這裡的蚊子啊,我唯一可以形容相當利害的,就是在我阿公家以前的荔枝園裡的蚊子兄弟們。以前每到夏天,就要幫忙採收荔枝,但是呢窩藏在荔枝園一整年的蚊子們,可是極度飢渴!阿公還要為了我們幾個細皮嫩肉的小娃兒,燒上一堆的荔枝葉煙薰趨蚊,我跟我媽還可以被叮的全身紅豆冰。

三月底時,我從Portobelo回來,那天晚上累到一個不行,可是一上床不到五分鐘,就全身癢到一個不行,在床上打滾一夜不能成眠。我肚皮上、大腿上腫一大片。我還以為自己出去玩帶回來了跳蚤,隔天一早就帶著加菲貓眼趕緊去洗我的被單,涼被的,心中暗暗打量著我這一晚我就會有一個舒舒服服的好眠,哈哈。

不過天不從人願,這一晚仍是個癢癢之夜,我想說我明明勤勞地洗了被單,老天就饒我一命吧!!這些跳蚤也太粘我了吧!「好啊!!我一定樣想個對策不可!」我立下這樣的宏願。

經過兩天的折騰,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只好向其他志工朋友求救,到底我的床是著了什麼魔,今天我發誓要摸的一清二楚!!

結果不是跳蚤幹的好事,是一種小小黑黑像灰塵一般大的小蚊子,它們的大小可比我的紗窗、或是蚊帳都來的小上很多,看來這是防不勝防了。我一下子陷入了愁雲慘霧的,說真的現在能好好睡上一覺,真的是我唯一的奢求了。

「說不定點上蚊香會有點作用,就試試吧!」Lucia這麼說道。

好吧,看來這是唯一的法子了。

我立刻去買了巴拿馬當地產的兩隻老虎牌蚊香,一天黑就給點上,沒想到可神了,倒頭一醒來就是天亮了。所以一直到現在,陪伴我度過每一晚每一夜就是兩隻老虎了。

的確在中美,的確是得防著點蚊子,要嘛在室內就點上點蚊香,在室外怕熱穿著短褲短袖的,就上一點防蚊液在外露的四肢,保準沒有錯,除非是想要吃紅豆冰了。

《數不盡的螞蟻螞蟻螞蟻還是螞蟻》
之前在台灣風光一時的紅火蟻,大家嚇的要死,應該是不陌生的吧!它們的發源地就是來過中南美洲,所以可見得中南美洲是螞蟻兵團的重要集散出口地。

路上風光無限好,坐公車在高速公路上,路旁就會瞧見許許多多不及一百公分左右的土堆,像小山丘一般,一座又一座的。沒錯,他們個個都是龐大螞蟻兵團所蓋的堡壘,就連兒童城一進來的那條路上,都是一整列的堡壘綿延,很像是中古世紀時的城邦一般。

當然,螞蟻們和我們人類本不相關,我也覺得這就是一個生態環境,有五花八門的生物,不過當他們把你家當作自己的家可就不是好玩的事了。

而且這裡的螞蟻們真的是各類各種,有大有小,有頭大,有腳長,有屁股大的、有黑、有紅,還有一種專門撿葉子的”拾葉蟻”。總之在我家周圍盤據的就有十幾種了吧!

他們派出幾隻出來找食物那倒是還好,不過當他們排成八列縱隊在廚房盤旋,就會有把他們解決的衝動。(請我學佛的朋友們原諒我)為了防範螞蟻軍團作亂,我們都試驗過了,大部分的螞蟻不怕水。(大隻的螞蟻根本絲毫不知畏懼,大部向前走,我真的是傻眼)所以治他們的方法我們目前只有一個秘密武器就是--------
肥皂水。

不過就是這樣日復一日的,肥皂水一乾,螞蟻就又出來探頭探腦的,唉啊!!這大概就是中南美的德性吧!!螞蟻始終不會有殺完的一天。每次當我在和他們奮戰時,就會覺得中美美洲的地層底下一定有一個無比大的蟻窩,就像是大陸在民國初年時共產黨採用的人海戰術般,湧來。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中南美會有馬奎斯的魔幻寫實了,因為生活中的一切都是既魔幻又寫實的。分不清了。


soullo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