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邊幾點 ¿Qué hora es?



我來到一個似乎離台灣很遙遠的地方。親朋好友們都這麼認為。

地球南半球。中美洲最南端。巴拿馬。La Chorrera。Ciudad del Niño。
地球北半球。東亞洲的島國。台灣。新竹市。

台灣和巴拿馬時差有十三個小時。

巴拿馬時間就是和紐約時間一樣,不過若是在節約日光時間就差了一小時。
紐約。聽起來有比較近一點嗎?

很好玩。有時候上網MSN跟朋友們胡扯,或是打電話回家,不管是朋友或是我媽,大家總會問:

『你那邊現在幾點啊?』

這句話,大概只有在異鄉的遊子可以體會的奇妙感受吧!
這句話,讓我不自覺地聯想到蔡明亮的《你那邊幾點》。
這句話,讓我也想到大飯店櫃檯前各國的大城市世界時間時鐘滴答。

白天和黑夜顛倒的對話,總會讓我有一種空間錯置的感受。

電話線上的聲音傳遞,我總是覺得對方就在我身旁呢喃,那是一種好清楚好接近的錯覺。但是對方一問我:『你那邊現在幾點啊?』我就會有大夢初醒的感覺,啊!我是跟台灣的你們有時間和空間的距離的;我在兒童城志工宿舍裡剛起床睡眼惺忪,而對方卻在美麗華排又臭又長的摩天輪。(你那邊幾點裡也有好美麗的摩天輪呢!)

小康把眼見的手錶、時鐘、鬧鐘、最後還有西門町的大鐘調成陳湘琪的巴黎時間。這種重複著魔的舉止到底是一種著迷、失序,還是只是單純地他想和遠離的邂逅女子產生連結,他也在她的時間裡了,巴黎和台北一點都不遙遠,他越來越接近她了。

中國人總是說天時、地利、人和。小康這麼作,就只三缺一了?

我每每打完電話總會問自己,這種錯覺是一種孤寂凝聚轉化而成的嗎?

我開始思考電話或是網路觸媒的趣味。

我們在不同的時間、空間同時進行著各自的生活,卻因為我丟的一個笑臉,我撥了你的號碼,我們就透過第三點(伺服器或是衛星)而相遇了。在『你那邊現在幾點啊?』後,我們默契就像泡泡一樣破了,或是說”我”的錯覺清醒了。這是種即時的美夢。

寫信就不一樣了,可能對我的心臟傷害比較少,至少我可以直覺地(不用懷疑我有錯覺)知道我寫信的她/他在那個遙遠家鄉的地址。在小小郵局裡貼了郵票,給辦事員蓋上郵戳(我就親眼看她蓋上的,這就是這個國家的郵政),我再將她投入那個門很沉的郵桶。我不擔心對方收不收的到,我反而會放下心,因為我知道她要在好久之後,成為朋友雜在眾多帳單信件堆中的小小問候。

這是不是為了我逃避那種即時親密的錯覺呢?

至少我知道對方在讀信時不會想知道我這邊幾點。

說真的,到底為什麼大家要問我這邊幾點啊?
-------------------------------------------------------------------------------------------------------
才寫到一半,就想衝回台灣看天邊一朵雲,好險我夠窮沒辦法,就抬頭看看這裡的藍天白雲吧!!

soullo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我現在在南半球的玻利維亞<br />
    這裡的時間相差台灣12小時<br />
    和巴拿馬相差1小時<br />
    (早一小時)<br />
    <br />
    你那裡幾點....<br />
    <br />
    我們的白天是他捫的黑夜<br />
    <br />
  • changlinya
  • 呵呵呵~文筆真好啊!<br />
    巴拿馬想都沒有想到的國家,<br />
    也許我可以將它納入我要拜訪的國家之一哦~<br />
    雖然我不是新竹人不過也在新竹呆了要5年了.....<br />
    這樣子算不算跟妳有一咪咪的關係啊~<br />
    <br />
    哈哈~請多多指教<br />
    <br />
  • SOULLOST
  • 呵呵,有啦<br />
    算有關係嚕<br />
    你好,新竹人<br />
    <br />
    巴拿馬啊,要來玩是可以<br />
    這裡的海灘很棒呢,雖然我還沒去<br />
    就像是月曆上一樣歐<br />
    不過來中南美不便宜<br />
    還是一次來好幾個國家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