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火速走訪Costa RicaⅡ 《Orosi》



◎ 清晨四點半
就這樣,我們依照先人的經驗,進入哥國首都的這一段路,一定要沉沉睡去,否則包准暈車暈到死。因為哥國是一個多山的國家,沿著山路蜿蜒搖晃前進,我們兩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睡了八小時過後,中場休息兩小時,可以繼續睡上六小時。不知不覺我們就到了首都San José,旅客陸續下車的聲音,驚醒了熟睡的我們,這時候,是清晨四點半,微弱昏黃的街燈伴著黑夜。

慌張的下車,發現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San José的哪一區,天氣就是旭日前的冰冷,黑暗真的是會叫人害怕。聽其他朋友說San José的治安並不好,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區域,真的會提心膽跳的;幸運的是,突然發現背後有一個Terminal(公車總站)不過還沒開門,有一大群的外國人背包客縮在門口等著,我們也往人多的地方站,總是比較安心。不多久,Terminal開了,背包客陸續湧進,卻也像洪水般快速散去,就是這樣,這只是一個匯流處,往各自的水道出發。

我們就在公車站裡坐了下來,等著天亮,好像天亮就好事就會發生,黑夜諸事不宜。我的夥伴低頭點了起來,我則怎麼都是肩頭緊緊的肌肉ㄐ一ㄥ著,看著公車站內的電視播著Friends裡飾演Monica的女演員的另一齣電視劇,雖然不知道到底在演什麼東西,但至少有另一個Monica是陪著我的。不久賣報紙的小販開始他們的新的一天,發送著今天Ticos(哥國人的俗稱)都要知道的大事,公車站的早餐店也拉開了鐵門,咖啡香四處飄逸,天就亮了,這是哥國時間早晨五點半,巴拿馬時間早晨六點半。

我們跟早餐店買了張電話卡(哥國的公用電話都是卡式的)打電話給在哥國的技師Lucas,他便告訴我們坐計程車坐到哪一區的Pali超市(哥國連鎖的平價超市)。為什麼不講地址就好,因為跟巴拿馬一樣,這是一個沒有地址的國家,雖然擁有棋盤式街道的San José也是這樣。

一上了一位大叔的計程車,就絕對不放棄快速瀏覽這個陌生城市的機會,這個城市沒有巴拿馬市的高樓又大廈,街道狹小而且不平坦,但是路上沒有路人,只有寂靜,彷彿整個城市只有我們這一輛有點年紀計程車的引擎聲。一下車,果然就有一個早晨凜冽的穿著拖鞋迎面而來的年輕男子,一臉就是從被窩裡狠狠被人家挖出來的死臉,他就是被Lucas吩咐來接我們這兩個巴拿馬鄉巴佬的替代役小黑。(真的很不好意思,他真的還沒睡醒,太謝謝了)。

◎ 在哥斯大黎加的台灣人
我們被領到替代役宿舍,遇到了其他在哥斯大黎加的志工、和替代役,他們都十分的有友善,還邀我們共享了非常豐富的香料法國吐司和有榛果香味的哥國咖啡的早餐。由於隔天中南美的大使都聚集在哥國開會,所以事實上有許多前置工作需要技師和替代役的協助,所以我們兩個姑娘就瞬間沒有了guía,大家熱烈地討論應該怎麼幫我兩安排,去哪裡玩,誰帶我們去,要怎麼去等等等。後來,兩位年輕美麗、友善的彩妝志工Oliva、藥師志工Julia把我們撿起來參加他們今天本來的Excursion計畫-Orosi小鎮和Cartgo下午茶之旅。

我只能說,我們實在是太幸運了!!
在哥斯大黎加的台灣人都是大好人啊!! Muchisima Gracias

◎ 哥國和巴國大不同
首次跨出巴拿馬,來到中美的另一個國家,所有的注意力都會集中在這個跟巴拿馬也有,那個巴拿馬沒有,這是一種很直覺的比較。這是一種很有趣的事情。

像譬如說巴拿馬人膚色比較黑,哥國人膚色比較白。
巴拿馬人沒啥氣質,哥國人比較有禮貌也比較有氣質。
巴拿馬的印地安人會穿傳統服裝,哥國已經沒有了。
巴拿馬熱的快死,哥國很涼快。
(哥斯大黎加的高山也深深的影響了這邊的氣候)

一上公車,隨後就上來一對兄弟,年紀很輕,哥哥可能十五、六歲,弟弟可能才十一、二歲,哥哥講了一大堆有的沒的,就開始彈吉他,弟弟則唱起了歌,還沒變聲的嗓音非常的清脆而高亢。唱了兩三個Stops他們和乘客領賞就下車。這在巴拿馬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通常公車都已經播放著非常大聲的Salsa或是Reggae了,不過相同的是都會有小販上車販賣一些飲料和零食餅乾,但是行動藝人真的是一件美好的偶遇。

在巴拿馬市搭公車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因為有一個公車的總站Terminal,你要去哪裡,都從這個點發車,但是在San José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有很多的Terminal去分布在不同的區,所以要去哪,就要搞清楚你要去哪一個Terminal搭車,所以真的是好家在我們有兩個美女guía陪我們走天下,走嚕,走出這個狹窄的城市。

◎ Orosi
一離開San José,那種擁擠感就消失了,放眼望去都是一大遍的咖啡樹,那種綠意讓我興奮,彷彿涼爽的空氣中都瀰漫著咖啡香。

坐了大約四十五分鐘後,我們到了Cartago要換車到Orosi小鎮,很順利換上車後,又坐了大約五十分後,終於平安到達Orosi小鎮。

這是個寧靜的山谷小鎮,環山看去也都是綠油油的咖啡田,我這時候潛在的咖啡因的想望都釋放出來,精神大好,但還是抵不住肚子裡咕咕聲,我們就找到足球場旁Olivia同事推薦的餐廳。

吃午餐的餐廳是哥國傳統的食物,和巴拿馬一樣,主食是飯配上亂七八糟的豆子、肉、沙拉,是這麼稱呼的”Comida típica”(典型食物)。不同於巴拿馬的是遞上菜單後,會先問你需要怎麼樣的飲料,他會先去準備飲料,利用這段時間我們可以慢慢的決定要吃什麼,然後飲料來後,他才會問你需要吃些什麼,這倒是一個很貼心的流程。經兩位美女推薦,點了哥國當地的飲品-Aqua Dulce(甜水)是由當地產的蔗糖和滾水,再加上煉乳攪拌,很香卻稍甜。午餐我和Monica就點了Arroz con carne(飯佐牛肉)配菜有薯條、甜菜根馬鈴薯沙拉,這是美好的一餐,吃飽就是上路開始了!

◎ 徒步小鎮
Orosi不負責翻譯為”係金ㄟ”,是一個非常小的山谷小鎮,小到沒有街名,只有一條Main Road,十分小巧而友善,我想徒步環繞這個鎮,大概需要三十分鐘即可。一下車在足球場後方就可以看到一個很美麗的教堂La lglesia de San José Orosi,建於1743年,教堂前有一個足球場,是為一個小鎮的中心,是哥國少數還在使用的古老教堂,不過反傳統的天主教教堂面向西邊而建,是面向東方而建,卻以哥國當地的紅磚屋頂和白牆的傳統建築為其特色,我覺得保存的相當好,前方面有可愛的小花園,後方的墓園安祥而安靜。聽說有人到哪裡旅行,就會去找當地的墓園去看,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玩的樂趣,常常說旅行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有人說是逃避,有人說是放逐,陳綺貞說離開我是旅行的意義,我想對我而言,旅行沒有意義,因為成為一種意義豈不是太過沉重了呢?

小鎮內有很不錯的溫泉游泳池Balneario Termal Orosi(應該是碳酸泉),從足球場往南方走三百公尺,再向西走約一百公尺。源頭溫度是六十度,這邊都有調節成35度左右,收費也不高大約兩~三元美元(Colón約好像一千出頭吧!我去的時候是472Colón對1美元,匯率非常的不穩的幣值),配上小鎮寧靜的氣氛,在這裡泡溫泉是很放鬆的的一個週末午後,也是Julia and Olivia此行的目的,卻因為我和Monica沒帶泳衣而作罷,於是我們就往小鎮市中心,就走進了一家頗負風格的商店兼旅社,沒想到就是這個小鎮的小小的INFO CENTER,要了小鎮地圖,發現沿著小鎮的東邊有一條河流和一座吊橋,我們就迫不及待要去做個小小的探險。沒有溫泉,玩玩溪水也是不錯的!旅行者都要學會自我安慰。

果然,這個時節,全中南美都陷入了雨季的噩夢中,頭上烏雲一聚集,毫不留情的說下就批哩啪啦的,馬上烏雲都趕到我頭上集合,但是我們都來了,是一定要碰碰水的,所以我們就下去了,遇到了一對有趣的父子一直在揀石頭,和一位帶了一隻很有”味道”哈士奇的帥哥,坐在大石頭上抽菸,我們幾個小女生就脫了鞋,冰冷的河水刺激著我們的末梢神經,環視我們所在的山谷小鎮,也許稱不上是驚人的美景,卻有一種回到小時候去內灣烤肉的溪邊的情景,赤腳踏在溪水中,一不小心踏到了苔石摔了個狗吃屎,全身濕了卻哈哈大笑的那般自在、舒服的景緻。

走了那座橫跨於溪上的綠色吊橋,我們回到小鎮搭公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在英倫的漂油》

soullo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