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紀念冊


我是2004年六月大學畢業的七年級生。

最近整理電腦檔案,突然發現我去年做的畢業紀念冊稿件,是某次上宗教社會學進入偶歇性昏沉期的天外飛來一筆的靈感串流。

畢業到底值得紀念嗎?(哈哈,是值得慶幸的)
但是讀社會學這件有趣的事是值得紀念一下。

人們之於社會
正如同器官之於人體
協調。配合。運轉。存在。
如同巴哈的交響曲
合乎理性邏輯又不失感性

要聆聽。要品嘗。要吶喊。要爆笑。要呼吸。
要走路。要哭泣。要排泄。要擊掌。要不孤獨。
要高歌。要擁抱。要親吻。要用空洞的眼神看著你。
要感動。要搞怪。要呻吟。要跑跳。要早上一杯星巴克。


但最重要的是,寶貝ㄦ,
四年裡,我學會了如何思考。洞察。抽離。
透視。質疑。批判。Make Sense。
老娘不願像巴夫洛夫的狗般彼此制約
也不甘成為沙文主義底下的奴隸
我要突破那隱晦不明的制度框架
所以我問自己是沒良心或是沒腦袋的信仰馬克思
雖然顫抖的組織課本在桌邊縮瑟著

「什麼鬼?」你問。

我說:
「至少我學好了英文。不用下地獄!」

soullo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