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師是怎麼一回事?!



◎兩張臉
我目前的工作有兩張臉孔,對台灣的朋友來說,我是一個海外志工;但是對兒童城的小朋友而言,我是電腦老師。但是對我而言呢,我是這兩張臉的主人翁,志工是我,電腦老師也是我。這兩個角色的重疊不會有太大的衝突,但是對我卻是很有趣的組合。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我上大學後,接觸了一些非營利組織的活動後,很佩服這些組織內的人們都是這麼的熱血,願意將心思、時間投入在他們的服務對象,雖然只有不多的錢,但是卻做的快樂又充實。我想這就是我為什麼想出來作志工很重要的因素之一。

但是對於當老師這件事呢?

相信每位七年級上過國民小學的都寫過”我的志願”這樣的作文,大家應該不會相信我小時候會寫我想要作志工吧!但是一定會猜我想作老師。這似乎是天下小學生的迷思,因為崇拜老師的心理所致而一筆劃一筆劃在作文簿上刻下”我想要作老師”的證據。但是大家都錯了!!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要作老師,從奉老師為神的國小,一直到自以為聰明的大學。大一升大二要申請輔系或是考教育學程我都毫不猶豫的申請輔系,大家投懷送抱的教育學程根本如塵埃飄在空中,完全不列入我的選項。

但是,人生就是如此的妙不可言,你越不想成為什麼,就會越成為什麼。

◎ 大變身電腦老師
就這樣來到巴拿馬的我搖身變成了一位電腦老師,這是我想都沒有想到的一份工作。當老師okay啦,當電腦老師也還算好,不過要用西文教電腦,真的對本來西文一竅也竅不開的台灣人的大魚實在是一大挑戰。

記得剛到兒童城之初,西文程度似乎是之前台灣上的西文初級密集班從未發生般的那樣乾淨溜溜,一句話我也吐不出來。兒童城的大家對於新鮮貨的我殷勤的問候,我卻只有傻笑,和傻笑。那種感覺是極度挫折的,那時候腦袋裡唯一的念頭就是:「我完了!一句話都聽不懂,教學生電腦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啊!!」

不過一待到現在已經第七個月,我的西文是勉強可以溝通了,還不甚靈光,單字不多,時態人稱也常常的顛三倒四的,但是一個禮拜十八小時的課,我還是活過來了!!想想還滿不可思議的。

◎ Vera Chon! Ven acá!

我的學生約有八十個左右的男孩,年紀從十一歲到十七歲之間(還有大人班,十六歲到四十幾歲的兒童城職員及其家屬)所以,我的學生大都是小學高年級到高中年紀的男孩們。

大家腦中應該會浮現自己很久很久以前國中時候的青澀模樣吧!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叛逆、愛和長輩唱反調;當然裝一下酷是絕對要的啦!去到學校要帥帥的,否則坐在隔壁的那個女同學是不會注意到我的。

在這邊的七個月來,我就和這群孩子混在一塊。上課的時間,我是他們的老師,下了課我就是他們的朋友,一個”老”朋友。但是亦師亦友這種定位是很模糊的,或者是說是衝突的。因為老師上課就要有一定的秩序規範,學生做不好,我就要修正,或是告訴他們正確的方式。當學生做的不好或是不合期望,當老師當然不能說做的真好!

巴拿馬的孩子們就是從小生活在充滿音樂和舞蹈的環境裡,天生具來的韻律感是相當好,舞動身體就真是好看。好幾個孩子都會在教室放了雷鬼音樂後,當場離開位置跳起了舞,或是在位置上就可以搖頭晃腦了,雖然Vera老師心裡想著跳著真好,卻還是理智地理理喉嚨說” Tranquilo, sentarte!”(冷靜,坐下!) 或是有小朋友會扯破喉嚨高歌(基本上已經超過老師的分貝了),當教室是他家的浴室般陶醉其中,雖然覺得還不難聽,但還是得維持教室秩序、管教一下”Cantante, Silensio”(歌手,安靜!)。所以我想老師當太多年,應該是人格分裂才對,至少我想我會,在這邊對教過我的老師致上最高的敬意。

太多的好玩的事情會發生在這些看似日復一日的課堂上,孩子就是這樣的,會帶給你無限的驚喜,Well,當然是有好也有壞,但是最好玩的是什麼?是學生的作品。我每一堂課都會有一個新的作業,要他們完成,學習新的技巧以及複習舊的不過電腦作業雖然有一定的格式,但卻有個人的創意空間,譬如說有一位叫做David的十三歲小孩,我就永遠搞不懂他相當有個人風格的配色美學,還有些孩子會把我叫到一旁,小小聲、害羞地跟我說,他要寫一封情書給他的女朋友,其精美的程度比起做我的功課用心了一百倍,頁面上總會有好多好多的Corazón(愛心)他的名字和女朋友的芳名並列著,列印出來的暖烘烘的情書在手心中,開心的笑了。

有時候課閒之餘,打開學生個人的資料夾,很多以往上課的情景都會浮現在眼前:
叫他改顏色是多不甘願的死臉,不會做的時候就猛叫” Vera Chon! Ven acá!”(Vera過來!)自己獨立完成就會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叫我欣賞,當然狗腿的老師也要稱讚一聲”Muy Bien!”(非常好),因為我也真的很開心他學會自己運用了,希望你永遠永遠不要忘,成為他養成的一部份,這大概是做老師最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有感
擔任電腦老師的工作將會在今年年底告終,屆時我將結束我階段性的任務,但是教學是永續的,希望有往後的電腦教學志工能繼續為兒童城的孩子們服務。

總是在下課後離開教室鎖門時,有小於十一歲的孩子走過來問我說:「我想要上電腦課,為什麼我沒有電腦課?」我就會問他說:「你幾歲?」缺顆牙的他大聲的回答:「我七歲!」我會摸摸他的頭說:「那你還要再四年才有電腦課歐!到時候會有其他的老師來教你電腦歐!」他伸出他小小的手指算著:「八、九、十、十一,四年還好久歐!」

哈!我已經承諾了,不可以讓他們失望啊!


P.s照片由Gavin提供,感謝!

soullo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dearjames
  • 我看到你的新鞋子了、曬的太黑了<br />
    當老師也是我的志願之一<br />
    不過小孩、還是教我自己比較好教
  • 現任室友夥伴amiga
  • 我完完全全能了解你的感受,西文的困境與我們這一班難搞的青少<br />
    男…<br />
    鳴,你老是說快要回台灣了,你說的輕鬆,你都不知道我每次都感到<br />
    一陣難過(年紀愈大愈濫情吧),因為對我來說是揮別一位可敬的志工<br />
    和可愛的amiga,真是的!當面講太肉麻,只好用寫的…<br />
    身為下一任老師,我真想超越有限的西語,接近他們的心。點點滴滴<br />
    你與孩子的回憶不會因你走而消逝的,它會在每一個人的生命。我會<br />
    加油的,請放心!
  • weitzern
  • 我也看到佳瑜的兩張臉孔!<br />
    <br />
    在台灣的白佳瑜和在巴拿馬的黑佳瑜 :P<br />
    <br />
  • javiersu
  • 給Vera的現任室友夥伴amiga <br />
    <br />
    <br />
    你是認真的,還是在搞笑啊,<br />
    你講的那一段話,讀起來怪怪的.<br />
    <br />
    什麼不學,盡學Vera搞笑.<br />
    那跟海豚的氣質不符啦.
  • 若岩
  • 真是難以置信照片上竟是我認識的大魚,曾經和我一起的大魚!<br />
    唉。。。<br />
    看了真是讓人心疼啊!
  • 現任室友夥伴amiga
  • 講的那一段話,讀起來怪怪的??是笑中帶淚的真情告白啦…覺的怪嗎?<br />
    想說就寫嘍~~~<br />
  • javiersu
  • 因為,<br />
    我都搞不清楚,<br />
    <br />
    <br />
    Vera和你,<br />
    常常冒出一句話來,讓人有如八丈金剛,摸不著頭緖,<br />
    是認真的呢?還是故意裝不懂,在玩?<br />
    <br />
    <br />
    白話一點來說,就是有一點無厘頭.<br />
    又Vera本人蠻有喜感的...so....ccc<br />
    <br />
    <br />
    還是我們之間,已經產生了一條時代的大鴻溝呢?<br />
    也有可能是我們對方彼此的了解太少....
  • SOULLOST
  • 給樓上心疼我的人<br />
    <br />
    來到巴拿馬變黑這不是我來到這裡的代價<br />
    黑也好,胖也好,紅豆冰也好<br />
    都是我這裡的過程<br />
    所以謝謝你們的關心<br />
    我很快樂,也學習很多<br />
    <br />
    至於我親愛的室友(或是說我的接班人)<br />
    很多話都不用跟我說,我心裡都明白<br />
    這是我們的默契吧<br />
    <br />
    哈維爾先生<br />
    恩,我是事實上是一個一點都不搞笑的人<br />
    所以只有開心或是想說話時候才會多說一點話<br />
    可能都是剛好給你碰到我無俚頭或是搞笑的時候吧<br />
    否則我是一個很嚴肅的人<br />
    <br />
    致於了解,本來就是慢慢來的吧<br />
    雖然你要回台灣了<br />
    還是可以繼續慢慢彼此認識啦<br />
    常來嚕!!!哈哈<br />
    <br />
    祝你一路順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