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睡王,只要跟我作過稍稍長途旅行的人絕對能夠體會。(我已經能預見有幾位朋友在螢幕前點點頭了)

 
事實上我小時候是個千金大小姐,要睡覺,只有床才是睡覺的工具,換句話說只有躺著我才睡的著。

 
在巴士上睡,
NO

在火車上睡,NO

在飛機上睡,NO

在課桌上趴著睡,NO

 
總之,旅途上,我都是一個清醒如清新的早晨。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與淬煉,還是旅途次數或是時間的增長,我成了名符其實的睡王。

 ◎巴拿馬到哥斯大黎加首都San Jose近十六個小時的車程,幾乎清醒的時候,唯一清醒的時間是播放Paulina Rubia MV的時間。

◎祕魯CuzcoArequipaArequipaNazcaParacasLima都約四~八小時,昏迷,除了吃飯時間。

◎尼泊爾加得滿都→奇旺國家公園、奇旺國家公園→波卡拉、波卡拉→加得滿都,各四~六個小時,都是一個昏。

 
以下有圖為証。證明我的旅行有多充實、玩的透徹!
(謝謝旅途中朋友的真實記錄)

自宜蘭太平山--台北巴士(一個人佔兩位躺著側睡)




自宜蘭太平山--台北巴士(靠著椅背側睡)


自宜蘭太平山--台北巴士(正常坐姿睡)



自宜蘭太平山--台北巴士(掛在椅子手臂上睡)



自宜蘭太平山--台北巴士(整個臉朝在椅墊上睡)


宜蘭頭城烏日港民宿沖浪後(吊腳姿勢睡)



尼泊爾波卡拉→加得滿都公車上


soullo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東港桑
  • 恩!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點頭如搗蒜
  • soullost
  • 謝謝你

    謝謝蒜味祥這麼多的嗯!(雖然都是複製來的)